幸运飞艇代理:2010年窦骁生日会上我与豆豆的四次

发布时间:2017-12-29 17:57   文章来源:未知    阅读次数:

  终于轮到我上台献礼了。实在等不及了,先把那个SONY的MDR-EX700的入耳式耳塞交给豆。豆没听清我的介绍。没关系,等回去打开包装能用就行。然后,我展开早就准备好的祝寿表册。这上面写了由起草,拂晓清风亲笔书写的一表,一诗,一文(具体内容可以看我的“东言西语 诗评窦骁“),优美的字体,树排版的书写格式,让豆有点感兴趣,连旁边的蒲姐也都瞅了一眼。我有开始打小算盘了。我问豆:”我上次写给您的8首诗您都看了吗?请问您最喜欢那首?“这时候豆应该完全记起了我,他连忙答应说:“看了,看了,都看了,我最喜欢的是那句“%**……¥¥”。 这下我郁闷了,虽然我的模糊查询功能没有度娘那么厉害,但好歹是我亲手写的,我怎么也无法把豆说的那句和我写的诗 挂上钩,好象模模糊糊 听到有“秋”字 ,但真得对不上号。回来后仔细分析,可能是指那首《西江月》,因为副标题是“在《秋之白华》开机式上的换装遐想”里面有“秋”,而且“台榭觥觞”和“笑迎风霜”几个字,发音和豆说得有点相近。如果我没有猜错,那豆和广大豆粉的欣赏口味是一样的。好啦,不再白费力气瞎猜啦。其实,我心里真的很想和豆说:“真的没有关系的,就算没仔细看也没关系,知道你很忙,谢谢你照顾我这个面子。

  方案三:勾住豆豆的脖子,把脑袋靠上去合影。这个姿势绝对过瘾的。其实,以前和要好的朋友合影经常用这个姿势的,但是豆是我重要的朋友,但我对他可没这么重要啊!我要是敢摆出这个姿势,就算豆不计较,但肯定要彻底被豆粉唾弃了,而且会永久被列入“飞大镖头”的黑名单。放弃了。

  方案四:把手从豆的背后伸过去,轻轻搭在豆的肩头,合影。我觉得这样的动作幅度应该不算太大,符合我的中庸之道,大概也符合豆的中庸之道吧。但是手搭住豆肩膀的那一刻,心里还是很忐忑的。我一直盯着豆的反映,如果他有任何的不自在,我一定会马上把手放下来的,肯定的。不过,豆很平静,很自然,他还向前跨出一部,微微身体前倾。豆如清风之前说过,豆脸比较小,所以他一定要靠前一些,让粉丝看上去更上镜,而且保持这个姿势,可以看上去缩短我和他的身高差异。之前有几位豆粉MM确实长得太娇小可爱,所以豆干脆委屈自己微微蹲下,和MM们拉到一个水平线上,反正只拍半身。

  岁末执四季之轮回,冬日孕万物之繁育。西元二千零一十年,十二月十五日,值此窦君生辰寿诞之日,余等稽首贺拜,欢欣鼓舞。

  豆举起手,翘起大拇指,高声对着照相机说到:“这是诗人之间的合影,为两位诗人来个合影吧!”我这次总算及时地举起了手,也竖起了大拇指。豆豆啊,你不光为别人照想,也总是拣别人喜欢听的话说。您的心意,我领了。

  虽然主持人已经宣布了进入领奖环节,但我的脑海里还在回味刚才豆豆的谈话,眼睛也只看着豆摸奖时的帅气样子,至于谁得奖,那不是我关心的,反正我是从来不中奖的。等宣布我中三等奖时,我更本没反应过来。急急忙忙的拿着那本《大学生》的杂志就上台领奖,只见都龙飞凤舞得在杂志上签完名,把杂志交还给我,抬头看着我,若有所思地说:“我好像记得在片场看到过你。”还好,还好,豆算对我还有点印象。我马上说:“我就是上海那个一大早6点多去片场看你的人”。他哦了一下。等主持人宣布要我说得奖感言时,我连想都没想就脱口而出:“以后我一定争取早上5点就等您,给您加油”!。哈哈,说说而已拉,幸运飞艇代理再也不敢轻易打扰豆了。本来一大早就没完全睡醒,还要强打精神来招待粉丝,真的不忍心再用这种方式打搅豆了。等下得台来,突然想起,糟了!怎么和上次一样又忘记握手了?

  更让她感兴趣的在反面,上面有绝大部分到场豆粉的签名。哈,我把祁小妖的活给抢了。虽然我这个是没有得到官方授权的山寨版签到本,但是我还是很满意这个创意,毕竟通过这我几乎和所有的到场的豆粉都打了个照面。(事后发现好象把安小欣123他们给漏了,她们下午出去了,也无法补救了,遗憾)

  可能有豆粉亲们看到我之前跳过情景三,直接写情景四有点纳闷。我没有脱漏,情景一二三四的排序是按照时间顺序来排的,没有紊乱。之所以把情景三放在最后写,那一定是有道理的,看完后面就知道这里面的道理了。

  其实,当我对豆说起花期的故事时,心里还是很不安的。确实这故事有点小离奇,一开始连我自己都不太相信。我本来事先也想过怎样应对豆的询问。当然,豆也有可能不相信,只是淡然处之罢了。真的,真的,没想到豆会这么完全相信我说的一切,从他的眼神里看不到半点怀疑。这不是对我个人的信任,是对全体豆粉的信任!他相信每一个粉丝都是衷心爱护,爱戴他,决不会利用他的同情和善良来诓骗他!就像一位有身份的豆粉曾说过的那样,:“豆真的是干净的!”吧里有个投票,说希望豆是自己的什么人物。我第一次在窦吧发贴时曾写过,:“真希望有个像“老三”那样兄长似的人物能给自己分块糖吃,当然分杯啤酒更好。”

  昔始皇年二十二,即冠礼,履至尊,奋六世之余烈,振长策而御宇内,扫六而合一。君之年齿亦二十有二,而赢氏国姓为秦,君之高堂亦姓秦,不亦巧乎?

  当时心里还是有点小意见的,怪豆多事,没眼光。可能是我真的太迟钝了,加上那天值得关注和回味的事情太多了,直到那天晚上回到家我都没看出玄机。等第二天我仔细欣赏全图,等下到下方白色的解说文字时,我才恍然大悟!豆豆啊,豆豆,你真是太细心,太体贴了,是我错怪你了![行业新闻]幸运飞艇计划:从袁立手撕“戏精”娱乐圈的艺统

  最后一个项目是合影。这时候,我已经完全恢复过来了。到底要用怎么样的姿势和豆合影了,这对我可是的大事情。我曾为此设计过七大设想,八大计划,不过最后大部分都被我自己否决了。只剩4个比较实际的方案。

  这次蒲姐想得很周到,为了节约时间,让豆事先准备了几十份签名照片,再加上到场的豆粉估计一半人都得到过豆的签名,所以大家都在为没法到场的豆粉要签名。

  豆没理我,最后把名字签在了反面。其实,豆一直是很尊重冬雨MM的。虽然她看不到,但豆也不会做任何对她不恭敬的事情。

  这几个字后,我真的眼眶红了,快忍不住要哭了。一笔一划,工工正正,没有了写英文时的洒脱和不羁,有的只是认真和虔诚。现场其他等候签字的豆粉们看着都有点好奇,想必看到一个大男人流泪是一件很稀奇的事情。

  看来,我当时的感觉没错。我对只是我把豆当成“老三”了,其实豆才是我心目中完美大哥的形象。尽管我比豆虚长几岁,但豆的丰富学识,尤其是几乎完美的人格,永远,将会永远感动我,激励我,指引我。

  方案一:老老实实站在豆身边,规规矩矩和他合影。这个我是肯定不甘心的,虽然我没有一些豆粉MM那样热情,希望能和豆拥抱,但是适当的亲密接触还是有期盼的。

  好了,这回我不会马大哈了,趁脑子还没彻底晕掉,赶紧和豆说:“请问我能和您握手吗?”“当然可以!”不过,握手前还是要摆POSE的。豆让我拿住表章的一端,他拿另一端,展开表章让大家拍照。他是把有签名的那一面对着大家的,贺表的正文朝里面。看来在豆心里看重的还是豆粉们的关爱,至于对他本人的称赞他并不太在意,更不会因此而迷失自己。我把表章拿得太紧了,生怕掉下来,根本没注意豆的动作。豆已经把手都伸了出来,我竟然连半点反应都没有!这下轮到豆郁闷了,他一定在想:“这哥们儿搞什么鬼啊,不是他要和我握手吗?怎么没动静啊?不会是耍我吧?”这洋相出得,哎。。。。

  大家不要看我现在说的一套一套,好象脑子很清楚的样子,其实那个时候基本上大脑已经是半短路的状态了,不知是紧张还是兴奋引起的。就像Loveshawn说的那样,脑子想的和手上的动作完全脱节了,根本不听指挥。应该就是那种状态的。在大家善意的哄笑声中,下场了。

  这次我是给某个豆粉要签名的,他希望能让豆在时尚芭莎的豆雨合照上签名,于是,我把几页裁下来带到现场。本来答应过他就只要签名就好的,但不知怎的还是忍不住话多起来了:“豆豆您好,有一位您的忠实豆粉和您同龄,再过两个月他也要过生日,希望您能给他写两句祝福,他………..”。我把花期的情况简单说了一下,本来面带笑意的豆豆脸色变得有点凝重了。他一句话没说。默默拿过杂志的画页来题字。本来我是准备的那张豆豆穿黄呢军大衣,冬雨装花格连衣裙的那张图页给豆签名的。豆拿过来看了看,摇了摇头,拨到一边去了。他拿过另外一张开始题字。那张图页上冬鱼穿着蓝格的裙子,坐在椅子上仰望天空,豆则穿着深蓝大衣回眸关注她。本来我对豆的这个举动是很费解的。穿黄呢那张底色非常鲜亮,很适合黑笔签名,而穿深蓝大衣的那张底色已经很深了,写上去的字都有点看不出来。

  方案二:挽着或握着豆豆的手,和他合影。这个动作比较含蓄,不过怎么看都更适合豆粉MM。如果是男生,好像就有点怪异了。

  旁边的主持人 幸运豆实在看不下去了,在旁边大声提醒我:“王诗人啊,你怎么了?赶快伸手啊!”好的,伸手。洋相还没出完。我赶紧伸出一只手,只是伸得是反手,身体完全别住了,好心的豆赶快过来拉出我正确的那只手,总算完成了握手的动作。实在是太紧张了,我都没好好感觉一下豆手上的体温和手感,遗憾啊。

 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,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回复(Ctrl+Enter)

  前两天,我在其他帖子里回贴说,我的眼泪是为其他人(当然指花期了)而流的,这话确实说得有点矫情了,因为这眼泪至少有一部分是为自己而流的。半个多月前,我突发急性肾炎。右侧肾脏结石堵住了输尿管,肾脏开始积水,还有血尿(没想到自己还蛮年轻的,竟然和静秋她妈一个症状了,呵呵,只是这病靠吃核桃加冰糖是治不了的)。虽然不是什么要命的大病,但是那种绞痛的感觉也是让人死去活来的,只能靠打止疼针来维持。眼泪和冷汗都下来了,呵呵,大家不要笑话我,本来我就是个软弱无用的人。当时,我就在想如果能得到豆的祝福,也许这疼就能减轻一些,至少我会有更大的勇气去忍住疼痛。

  忆窦君出洋于幼冲之际,回国于弱冠之年,竟学贯中西,通识古今。虽于加国初露锋芒,然亦潜心修习,审时察情,不赴台岛,早归母邦,此其高义也。

  前路修远,征途坎坷。余等愿与君共勉,遥待来日共睹君之大成也。祝君贵体康泰,福寿永绵,势运永昌,余等固所愿也!嗟夫!如天若假年,上苍相佑,神灵相孚,愿与君约期一甲子,再奉茶,以贺君之寿矣!

  豆先写英文的祝福,然后我竟然发现他开始写中文的祝福了!真的是中文的祝福!谁说豆豆不写中文的?只是未到下笔时罢了!等写完“祝福!早日康复”

  可能是构思祝福用词太费神了。豆在写呼唤花期拼音名字的时候不小心写错了一笔。他马上懊恼得不得了,好像自己犯多大的错误似的。傻孩子,没人会怪你的,花期同学一定知道你是在祝福他的,连老天也会知道你是在祝福谁,保佑谁的。

  还有一个小插曲。就如马老师说得那样芭莎的空余地方实在是太少了,豆写了那么多的字,等要落款签名的时候,实在没有空地了。我一时情急,怕豆不签名了,在边上出了一个很不地道的注意,我说:“冬雨的裙摆上面好象很空,要么就把名字写那上面吧”

  此笑谈耳。然君无治平之志,却有修齐之德。敬佛惜生,是其仁;亲善同僚,是其义;归功师长,是其礼;服短藏拙,是其智;重然守诺,是其信。仁义礼智信,俱全。大贤也!君虽年少,然德已备矣。故日月不言其明,而其光也无极;海洋不言其广,而其涯也无垠;山岳不言其高,而其峰也无止;窦君不言其德,而其深也无尽。

  在不那么疼的情况下,我第一件想到事就是我也许不能参加豆的生日会了,我可能至少要很长一段时间不能见豆了,没办法亲口献上祝福了。所以,当得到豆要参加星尚大典的消息,我那天吊完药水后直接就从医院偷偷溜了出来,没有回家静养,直接就奔现场而去了。当时怀里揣着两盒制疼药,心里就抱着再见豆一面的想法。因为那时我真的无法预计后面会是什么情况,如果要手术的话那就真的不能参加生日会了,而且很长一段时间都无法见到豆了。当然很遗憾,那天还是没见到豆,不过好在有其他豆粉为我完成了心愿。不过,老天还是眷顾我的,后来炎症消失了,当然也没短时间内手术的必要了。虽然结石还没有排掉,有复发的隐患,但至少不会马上有大碍,否则我也不可能去参加生日会并安稳地坐在电脑前长篇大论了。

  写中文的时候旁边的豆粉亲们也围过来观看。我不想让豆看到我很窝囊的样子,退到他背后,默默看着他的后脑勺,看他写字的样子。所以我这里要插一句:“汤老师您这次猜错了,我不是看着豆的侧脸写字的,而是看着他的后脑勺写字的。”豆的后脑也是很帅,很美的。我当时有一个自私的念头,真的想凑上去和他说:“豆,您能把这个中文祝福送给我吗?或者给我也写一份?”不过,还是忍住了。豆的祝福是很珍贵的。我没有对豆做出什么大的贡献,情况也不严重,是没有资格占有他的祝福的,有人比我更有资格,也更需要他。

  及山楂树之恋公映,君之声名遍传国域。一夫出镜,而万人倾倒;一夫殇逝,而万人垂泪。何也?盖至真,至诚,至情以动人也。旬月有余,功业竟已小成矣。

相关文档: